首页 > 民乐视频 > 笛子视频 > 正文

塞上风情 马迪笛子最新演奏

演奏家: 马迪 作曲/改编/编配: 马迪
指挥者: 伴奏:



塞上并不遥远

文/马迪

2db37521a82ac65786b7f0320bb960a6_

 

由陕西省政府、省文化厅主办,陕西省民族管弦乐学会承办的“陕西省首届民族器乐新作品评比”结果近期揭晓,我的作品《塞上风情》荣获一等奖(总分第一)。尽管这首获奖作品早已经在全国笛界博得好评并广为流传,但这次能再次获得专业作曲评委们的肯定,无疑是给了我更大的鼓励和鞭策。我始终认为,老百姓喜欢的,专家肯定的,雅俗共赏的作品才是佳作,两者缺一不可。获奖之余,感慨万分。忆往事,艺路艰辛历历在目。

我很小就喜欢吹笛子,吹到后来就想写曲子了,但不知如何入门。中学时代,有一次和父亲闲聊,他让我大胆写乐曲,我说没人教不知咋写,父亲说他写文章也没人教,刚开始就是乱写、瞎写,写的多了就慢慢找到了一些潜在规律。他鼓励我也瞎写、乱写,不怕失败就怕不敢写。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有了路。在父亲的引导下,我开始了“乱写”。遗憾的是,很多习作悄悄的诞生后又默默的沉淀了,最后留给我的只有一缕淡淡的记忆。

34bdd2bd93f2e6906c499f836f0c8486_

 

文革期间,19岁的我下乡到了农村,在砖瓦窑里烧砖劳动。白天干活很劳累,晚上吹笛来解乏。因为笛声打动了村长,于是被调到学校当音乐老师,其实就是给小孩教唱歌。那时大家都在唱样板戏,连小孩子也在扯着稚嫩的嗓子吼,看起来很滑稽,听起来很别扭,由此激发了我写儿歌的想法。经过一个晚上的酝酿,儿歌《红旗飘飘军号响》终于新鲜出炉。考虑到小学生的嗓子,我设置了较窄的歌曲的音域;联想到孩子们放学列队回家的整齐步伐,我选择了进行曲的鲜明的节奏。每当放学时,看到孩子们欢唱着我写的歌曲行进在回家的路上,心里感觉到暖洋洋的,极富成就感和自豪感。这首歌曲的旋律现在我还能唱出,因为它是我第一个出生的“孩子”,所以至今仍刻骨铭心。

905a7dc34af7638aee56eda6c71c1dc7_

 

1977年的我赶上了恢复高考的头班车,靠一支竹笛考进了西安音乐学院,真正的艺术生涯开始了。第一次写独奏曲,创作了《秦川抒怀》和《赶牲灵》两首乐曲,那时我24岁,正在上海音乐学院进修。回到西安后,恰逢著名音乐家评论家李凌先生来西安音乐学院视察,听了我的演奏后,在当时的《中国音乐》刊物里撰稿赞扬我的乐曲《赶牲灵》。在一次省音乐调演中,我的新作《秦川抒怀》没得奖,我的专业老师元修和先生评价:“曲子不错,有创意,但你还是在校学生,也没名气,所以没获奖是预料中的事,是金子总会发光的,耐心等吧”。于是我一等就是三十年,如今,《秦川抒怀》已名扬海内外,先生的预言灵验了。

793297964548762566

 

1982年终于毕业了,在演出单位期间,我很想再写出一些独奏曲,无奈思路枯竭,苦恼之余,找到了某专业作曲家,虔诚的请他写曲我来演奏,如果新作品能获奖,我们双赢。没想到第一次求人便以失败告终,理由是对方要求先付稿费,然后才动笔。我想,先付了稿费,万一作品写的不好呢?付钱买的作品能好吗?能不变味吗?我从来都认为,好的作品是从心里流淌出来而自然形成的,而不是生硬地拼作出来的。看来世上真的没有神仙皇帝救世主,全靠我们自己了。于是,我就多听、多写、多思考,没日没夜地寻找灵感;勤吹、勤改、勤实践,面壁十年图破壁。我选择了这样的生活方式,生活最终也回报了我。2001年起,我陆续在台湾、香港举办了四场音乐会,创作乐曲占了绝大部分,得到了圈内人士高度关注。

a98fcf2995ab78ac46e26ea869392a60_

 

回顾走过的路,我的创作思路立足于两条线,一,秦风(民歌、戏曲音乐)。如:塞上风情、秦川抒怀、赶牲灵、纺线线、跑旱船等乐曲;二,唐韵(唐诗意境)。如:山居秋暝、登幽州台歌、夜雨寄北、远韵、大漠等乐曲。让每一件作品都具备较高的可听性,浓郁的地方风格性,创新的演奏技法,高雅的艺术性是我创作器乐作品的永恒标准。回望我所有的作品,绝大部分乐曲的创作素材均取之于陕西地方音乐元素。我想说:关中平原孕育了我,秦岭山水滋润了我,黄土高坡磨练了我,三秦大地是我的创作源泉,长安笛韵是我毕生的追求,我惟有用作品来感谢、赞誉故乡,倾诉情怀。

e0f86a4b39cf95678fd0ca16a00b1104_

 

《塞上风情》此次得到了专业评委们的一致好评,很欣慰我多年的努力和钻研没有白费。塞上是一块神奇的地方,只是很遥远。当人们想去时,往往因遥远而止步。我没学过作曲,但勤于写作,尽管艺路漫长,但我一直在走,只要迈开前进的步伐,塞上其实并不遥远。

(2011年10月 于西安)

f04818d874a1ae0c45338f50f66b099a_

 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贺绍伦